广东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广东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09 03:46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天,正好有记者过来随救护车采访。接到病人后,邱琳玉在前面开路,医生和担架跟在后面,她冲出去看到记者没穿防护服,赶紧喊:“快闪开!”跳上救护车后,邱琳玉开始准备氧气瓶、心电机器等设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前门公交站台,海报画面主角是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。当时,邱琳玉接运患者时,奋力冲向急救车,这一瞬间恰好被抓拍。  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严重的时候,医院没有床位,救护车上的病人送不出去。邱琳玉回忆,1月底,一名危重病人无法送出,救护车拉着他转了六个小时,走到第五家医院才被接收,“我们心里也着急,但不能表现给病人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瑞士联邦公共卫生部介绍,截至4月7日,瑞士全国重症监护病房共收治了643名新冠病毒感染重症患者,医院床位占用率尚未饱和。瑞士的防疫物资中,最为稀缺的是麻醉药和止痛药;联邦委员会透露,瑞士上述药品的储备尚能支持到4月底。目前,各家医院必须每周向联邦政府报告药品库存,由联邦确定分配比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当地时间4月8日8时,根据瑞士联邦公共卫生部最新数据,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共确诊新冠肺炎感染病例22789例,累计死亡705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关注照片,心思都在抢救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福奇表示,如果说为了尽早回归正常生活,普通人能为抗疫做些什么,“我认为首先是要强制洗手,其次是停止跟任何人握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福奇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称,“说实话,我们必须打破握手这个习惯,这样做不仅有助于预防新冠病毒感染,还可能使国家的传染病例数字大大下降”。福奇还表示,他希望到4月底“隧道尽头的曙光”能够出现。